深度 曾被开云集团和范思哲看中为何这个品牌濒临破产

即使是最幸运的时装设计人才也很难在业内取得成功

作者 | 细雨

对于时装设计师品牌来说,资本和源源不断的创意同样重要。

据《时尚商业新闻》报道,英国设计师品牌 Christopher Kane 濒临破产。 该公司负责人上周表示,Christopher Kane 即将进入破产管理程序,董事会最近已向高等法院提交了一份意向通知,任命 FTS Recovery 为管理人,为该公司制定救援计划。

公司官员表示,此举是为了防止供应商或房东等债权人在正式任命管理人之前的 10 天内索要任何资金。 做出这一艰难的决定是为了给公司提供足够的时间来制定公司救援计划,并且已通知主要利益相关者。 现在克里斯托弗·凯恩将加强他的营销活动来寻找潜在买家。

如果Christopher Kane未能找到买家或成功筹集资金偿还债务,伦敦时装周的支柱品牌将不得不面临倒闭。 消息一出,立即引发行业讨论,业内人士对此消息表示不舍。

沮丧不仅源于对人才的怜悯,还源于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即使是最幸运的时装设计人才也很难在当今的时装体系中找到一席之地,更不用说在行业中取得领先地位。

图为设计师克里斯托弗·凯恩 (Christopher Kane)

圣马丁毕业系列指的是备受关注的优秀毕业生、Donatella Versace 发掘的后起之秀、奢侈品巨头 Kering 投资的设计师品牌……这些标签都代表着 Christopher Kane 独一无二的才华。在各个方面。 和运气。

要知道,每年即使有著名时装学院中央圣马丁学院的毕业生,99%也不会受到媒体的关注,更不用说有创建个人品牌的机会和资金了。 在无数的新兴设计师品牌中,能够获得成熟时尚品牌和资本关注的就更少了。

可以说,在人们有机会认识Christopher Kane这个名字并对其不屑一顾之前,这位幸运之星就已经跨过了五道坎,在传统时尚专业教育的道路上达到了极致。

克里斯托弗·凯恩 (Christopher Kane) 1982 年出生于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 在中央圣马丁学院获得屡获殊荣的硕士学位研究生系列后,他与毕业于苏格兰纺织设计学院的妹妹 Tammy Kane 于 2006 年创立了同名品牌。 该品牌的首个系列就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克里斯托弗·凯恩 (Christopher Kane) 同年荣获苏格兰时尚奖年度最佳年轻设计师奖。

他的设计风格是现阶段英国前卫时尚的杰出代表。 它完美地结合了性感、创意和机智,并包裹着一些挑衅和不可预测性,挑战传统的审美观念和时尚认知。

Christopher Kane 过去推出过 50 个女装系列和 9 个男装系列

在当时热衷追新星的时尚市场,Christopher Kane并没有止步于出道巅峰,而是保持了业界对他的兴趣。 2007年,他荣获英国时尚奖年度新锐设计师奖,此后频频获得各种时尚奖项。 17年来,他共获得Vogue时尚基金奖和5项英国时尚奖,包括年度最佳新锐设计师、年度英国时装设计师和2020设计师奖。

克里斯托弗·凯恩也获得了这一时期最慷慨的商业资源。 2008年,人气Topshop邀请Christopher Kane推出联名胶囊系列。 2009年,意大利奢侈品牌Versace的掌门人Donatella Versace看中了他,邀请他合作为Versace的姊妹品牌Versus设计配饰。

2009年至2010年,Christopher Kane还与专业美发品牌TIGI合作,为自有品牌的新品上市制作广告。 不过,两人在2012年分道扬镳。当时业界猜测Christopher Kane将加盟Balenciaga担任创意总监。 不过,这个称号最终落到了同时期另一位后起之秀、美籍华裔设计师Alexander Wang的手中。

不过,克里斯托弗·凯恩很快就赢得了更大的“赞助商”。 2013年,开云集团看中了这个有潜力的设计师品牌,一举收购了51%的股份,并宣布了一项帮助该品牌全球化的新战略。

开云集团为 Christopher Kane 制定的计划包括增加成衣系列以及为该品牌开设独立商店。 2013年底,开云集团前财经传讯及营销总监Alexandre de Brettes被任命为Christopher Kane首席执行官,而Christopher Kane和Tammy Kane继续分别担任创意总监和创意副总监。

然而,克里斯托弗·凯恩被开云集团收购后并没有迎来新的转折。 2014年,Christopher Kane品牌销售额为900万英镑,税前亏损从2013年的270万英镑增加到450万英镑。 此后,该品牌在三年内更换了三位首席执行官。 接近该品牌的人士表示,Christopher Kane 无法很好地专注于产品创意设计,他与 Crocs 的合作也没有得到业界的青睐。

经过五年的努力却毫无成果,2018年,开云集团将51%的股份卖回给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使其重新获得了对个人品牌的全部控制权。

回归独立的Christopher Kane此后在独立设计师品牌商业化的集体困境以及社交媒体上更多新星的涌现中逐渐失去了光环。 尽管该品牌在伦敦时装周日程上仍占据重要地位,但随着伦敦时装周影响力的下降以及英国脱欧对时尚界的影响,Christopher Kane的影响力不断被稀释。

面对在社交媒体上长大的新一代受众,克里斯托弗·凯恩 (Christopher Kane) 耐人寻味的时装设计已经无法捕捉瞬间转瞬即逝的注意力。 面对擅长秀场噱头和配饰营销的新兴设计师品牌,曾经的后起之秀也被划入了保守阵营。

Christopher Kane 2018秋冬系列

2018秋冬系列的Joy of Sex系列因其大胆的概念和社会性别问题的重新出现而短暂地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然而,与时装秀日益夸张、病毒式的噱头相比,高端时尚本身越来越难以引发同等程度的讨论。 即使是克里斯托弗·凯恩这样具有挑战性的创意理念,也很难通过高级时装实现广泛传播,而现在无法广泛传播就意味着商业转型的失败。

多年来,虽然Christopher Kane的设计风格一直受到业界的高度赞扬,但实际上并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得到认可。 可惜的是,长期讨论性感的Christopher Kane未能在设计理念中充分象征“性”这个关键词,从而错过了近两年席卷的性别歧视潮流。

2019年,Christopher Kane以More Joy为核心理念,推出了副线系列More Joy。 该系列专注于日常用品,包括T恤、连帽衫、泳衣、眼镜,以及杯子、杯垫、水瓶和瑜伽垫等家居用品。 但这一举动更像是从高级时装跌落到过度商业化的大众商品,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如此看来,在企业经营多年不成功的情况下,疫情可以看作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20 年,克里斯托弗·凯恩 (Christopher Kane) 解雇了部分员工,到 2021 年底,只剩下 31 名员工。他将自己的系列削减至每年两个,并关闭了该品牌位于伦敦的芒特街 (Mount Street) 商店。 More Joy系列在疫情期间帮助维持了公司的业务,销售额翻了两番,占官网销售额的一半以上。

在获得范思哲和开云集团两次关键业务支持后,Christopher Kane能否在低迷时期再次获得融资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对此并不乐观,直言“现在谁还愿意投资时尚?”

近年来,设计师品牌坏消息不断,尤其是英国设计师品牌出现集体倒闭。

今年年初,英国奢侈鞋履品牌 Nicholas Kirkwood 宣布,在成立 18 年后,其同名创始人最终决定关闭该品牌。 尼古拉斯·柯克伍德认为,从很多方面来说,他的个人品牌已经走到了尽头。

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的尼古拉斯·柯克伍德(Nicholas Kirkwood)被誉为“鞋界的米开朗基罗”。 他的设计深受各界名人和皇室成员的喜爱。 2013年,他引起了LVMH的注意并获得了多数股权。

鞋履品牌 Nicolas Kirkwood 在 18 年后倒闭

2018年,市场有消息称,主要投资者Eiesha Bharti Pasricha可能出售英国设计师品牌Roksanda的多数股权。 Roksanda当时的年销售额约为1000万英镑,深受政界女性的喜爱,其中包括英国前第一夫人萨曼莎·卡梅伦、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等不过,在其个人基金投资总监杰米·吉尔(Jamie Gill)加入Roksanda担任首席执行官后,Eiesha Bharti Pasricha的撤资传闻随后平息。

英国时尚品牌Roksanda深受明星喜爱

与擅长社区管理并在社交媒体上走红的意见领袖相比,具有专业背景的时装设计师不再被视为明星。 他们可能得到时尚界的充分认可,并与名人和媒体有良好的关系,但这些条件并不能保证作为个人品牌的业务运营顺利。 因为他们不能再希望通过名人和时尚界的媒体与消费者进行交流,他们还需要亲自与当今的消费者建立对话。

有才华的时装设计师不一定是成功的个人品牌运营者。 他们需要成熟的商业伙伴和职业经理人,所涉及的博弈极其复杂。

与此同时,从一百万人中选出的一位时装设计师不一定是奢侈品牌的成功创意总监。 如今,创意总监需要跨行业的视角,尤其是商业敏感性和对自己角色的清晰认识。

就在音乐家 Pharrell 首次担任 Louis Vuitton 男装创意总监几天后,复星收购的法国奢侈品牌 Lanvin 宣布说唱歌手 Future 将担任其首位客座创意总监。 新系列将于年底发布,涵盖男女成衣及配饰。

今年4月,Lanvin与前创意总监Bruno Sialelli分道扬镳。 Lanvin表示,由于品牌发展战略的调整,Lanvin未来将专注于皮具和配饰品类,并推出特别项目Lanvin Lab。 Lanvin Lab旨在孵化主线系列之外的新概念创意,并将邀请年轻人才进行合作。

这是专业背景设计师被淘汰的又一个例子。 Bruno Sialelli曾担任Loewe男装设计总监,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 为了在社交媒体时代争夺影响力,奢侈品牌正在战略性地抛弃单一学历背景的创意总监,取而代之的是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名人和意见领袖。

获得时装设计专业学位已不再能达到创意总监的职业高峰。 更多的毕业生只能成为创意团队的高级设计师,而无法成为领导者。

但问题在于,以中央圣马丁学院、安特卫普艺术学院为代表的时装院校过于强调概念性,而削弱实践能力和可行性,导致其毕业生无法成为奢侈品巨头的员工。

另一方面,近年来,这些艺术院校对创收的追求,促使其招收大量有钱的学生,进而阻碍了普通学生的专业学习。 正是像亚历山大·麦奎因这样的普通学生首先帮助建立了该机构的声誉。 在学生中占重要比例的富裕学生并不追求奢侈创意团队工作作为职业,这也使得专业院校的学生不再受到时尚品牌的追捧。

从专业教育的缺失,到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商业困境,再到奢侈品定义的改变,成为时装设计师的每一个方面都被改写。 即使是已经声名鹊起的设计师,仍然在绝望中苦苦挣扎。

据《时尚商业新闻》报道,美国设计师 Shayne Oliver 即将退出他于 2006 年创立的 Hood By Air 品牌,专注于一系列跨越时尚和艺术的新项目。 Hood By Air 是融合高级时尚与嘻哈文化的奢华街头服饰先锋。 该品牌与Off-White、Fear of God等品牌一起,为潮流文化席卷奢侈品牌铺平了道路。

Shayne Oliver 于 2006 年创立 Hood By Air

Hood By Air 于 2017 年暂停运营,并于 2020 年与 CLOT 创始人陈冠希合作重新开业。 不过,两人对于Hood By Air的经营理念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相比陈冠希以T恤为主的街头单品,Shayne Oliver依然对高级时装充满热情。 Shayne Oliver从去年开始就悄悄退出了创意团队。 尽管他继续担任 Hood By Air 的股东,但他已将工作重点放在其他创意项目上。

他从纽约搬到柏林,组建了 Shayne Oliver Group,这是一个由 10 人组成的团队,计划推出一系列项目,包括多学科创意工作室 Anonymous Club、高端基本款 As Seen by Shayne Oliver (ASSO) 和 Shayne Oliver’s同名高端成衣系列预计将于 2024 年推出。

在Shayne Oliver集团,设计师大大拓宽了自己的视野,不仅尝试与各个领域的创意人才合作,还尝试成为一个小型多品牌集团的商业负责人。

在时装设计师被边缘化之后,像Shayne Oliver这样的时装设计师渴望成为自己的老板,但放眼整个市场,成功的案例几乎屈指可数。 在制定任何雄心勃勃的计划之前,确保运营资金是关键。

2022年9月,Alexander Wang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 挑战者创投与中国雅戈尔集团共同收购少数股权。 此次融资金额计划用于Alexander Wang的全球业务拓展。 过去六个月,该品牌开始渗透中国市场,在杭州万象城、宁波和义大道购物中心、武汉66广场、郑州丹尼斯大卫城等城市开设新店。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奥尔森姐妹创立的奢侈品牌The Row也在考虑全球扩张,尤其是中国市场。 尽管该品牌近期增长喜人,但在疫情期间也经历了破产危机,其批发合作伙伴Barneys百货公司拖欠货款。 本轮扩张显然需要进一步的融资。 钱很难找,知情人士表示,姐妹俩不打算再向该品牌投入更多的自有资金。

大多数情况下,时尚梦想远比人们想象的要昂贵。

有关克里斯托弗·凯恩的更多信息